北京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191例

中新网北京2月2日电(记者 于立霄) 今日,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截至2月2日12时,北京市累计确诊病例191例,其中死亡1例,出院9例,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181例,其中危重型10例。

其中,东城区3例、西城区22例、朝阳区35例、海淀区41例、丰台区16例、石景山区5例、门头沟区2例、房山区2例、通州区13例、顺义区6例、昌平区12例、大兴区22例、怀柔区1例、外地来京人员11例。平谷区、密云区、延庆区尚未有病例。

盛国恒表示,在筹集口罩过程中,有两件事情让他很伤心。一是有销售商不断抬高口罩价格,发国难财;二是由于急着购买口罩,不小心被骗了10万多元。尽管遭遇了种种不快,但盛国恒还是相信,灾难面前还是好人多。

“各地基层频繁的任免消息表明,疫情防控已成为中共考察、考验和培养干部的重要战场。防疫工作本身有风险,甚至涉及生死考验,能试出官员本色。及时提拔敢担当的人员、揪出不负责任的人员并进行处理,这非常必要。所谓‘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绝非空话。”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戴焰军说。

“就算因为捐赠口罩,我们企业倒闭了,那我东山再起。”盛国恒说,他所经营的公司,从事的是传统文化教育,一直以传统文化理念管理企业。

“一收假回来就到发员工工资的时间,我们公司40名员工,发工资得花30万元。”面对即将来临的困难,盛国恒还不敢细想,他相信在全国民众的努力下,疫情很快会过去,日子会好起来。

盛国恒是名“90后”,他生在深圳,两年前来到广西南宁创业,从事教育培训。盛国恒捐赠口罩所花去的钱约有60万元(人民币,下同),这相当于他所经营公司员工两个月的工资。受疫情影响,开年后盛国恒所经营的公司将无法开展业务。他把自愿返回公司的员工分成爱心小组,让员工发挥各自优势筹集救援物资。

盛国恒公司员工装运救援物资。钟欣 摄

张希贤指出,各地需善用并精准把握选人用人这把标尺,其不仅有助于提高官员治理能力,有利于修复和治理基层政治生态,还可以推动把问题和矛盾发现和解决在基层,从长远看也将有助于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完)

盛国恒说:“捐赠过程中,有人点赞,有人非议,也遇到有人哄抬口罩价格。”

比如,罗浩能看到问题中潜藏的风险,抓紧时间连夜转移隔离观察人员,蔡才却在聚众打麻将,二人能力差距明显。

与这些人“升职”形成对比的,是基层亦有不少人因应对疫情履职不力甚至顶风违法违纪,被光速免职或撤职,其中一些被立案审查。

这些人事调整正与中共高层所作部署形成呼应。疫情发生后,中共中央在印发的通知中提出,要在防控第一线考察、识别、评价、使用干部。对表现突出的,要表扬表彰、大胆使用;对不敢担当、作风飘浮、落实不力的,甚至弄虚作假、失职渎职的,要严肃问责。

盛国恒说,民企渠道多,方法灵活,容易筹到爱心款和救援物资。他们公司所筹到的救援物资,有部分就是客户捐赠的。

盛国恒还因善举收获了自己的爱情,盛国恒未婚妻邵洁儿说:“我因为他的善心才爱上他,如果因为奉献爱心我们变得一无所有,我愿意和他携手从头再来。”(完)

罗浩并非孤例。近日,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绍兴市柯桥区和安徽省淮北市等地陆续有村镇公务人员和医生被“火线提拔”,原因是无论白天黑夜,这些人都在防疫。比如,柯桥区钱清街道基层党员田国荣不仅搞例行检查和防疫宣传,还给居家观察对象代购生活用品,每天步数基本都在2万步以上。

武汉市暴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后,盛国恒从媒体的报道中了解到口罩供应紧缺,便决定为武汉防疫一线的医务工作人员筹集一批口罩。1月24日20时,盛国恒和公司员工筹集到63箱共20万个N95口罩,作为广西首批疫情防控物资在南宁火车站连夜装车发往武汉。

“基层是中共执政之基,陈福的例子有其现实意义。对于犯过小错或失误的人员,只要当地能及时处理、从严要求并进行教育,可以激发他们的能力进而使其发挥重要作用。”戴焰军说。

另一方面,这种“精准”也意味着,要给有错即改的人提供机会,而不是“一棒子打死”。4日被“火线提拔”的浙江三门县海游街道祥和村党总支书记陈福就是一例。

盛国恒说:“给市民赠送完口罩后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开车回家过程中发生了事故,当交警来到现场处理事故时,我了解到执勤民警根本没法按要求做到每两个小时换一次口罩,于是我把剩下的1千个口罩送给交警。1月27日交警队的领导再一次向我求援,称南宁交警全线上岗防疫,口罩缺口很大。我再一次赠送给他们4000多个口罩。昨天我去机场接人,看到交警执勤都戴上了口罩,这个城市的安全有他们守护,我感到很温暖。”

一年前,陈福因工作精力不到位、履职不力被暂停祥和村统建支部委员会书记职务3个月。据媒体报道,虽然认可这个处分结果,但陈福内心非常失落,此后有了很大转变。防疫期间,他带领村里的党员守在一线,做好疫情宣传、村口卡点值守、春节返乡人员排查登记、疑似人员居家医学观察等各项事宜,大小事务件件参与其中,这才使海游街道党工委对其格外关注并展开“延伸”考察。

“对他们进行相应任免安排,也符合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作出的‘把制度执行力和治理能力作为干部选拔任用、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这一部署,有助于选人用人更加精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希贤说。

盛国恒向南宁交警捐赠口罩。钟欣 摄

公开报道显示,黑龙江省肇东市肇东镇建华村党支部副书记蔡才1月28日仍在村内聚众打麻将,公然参与聚众赌博,被撤销党内职务;湖北省监利县福田寺镇新建村党支部书记段生祥面对疫情临阵退缩,无故缺席镇防指会议,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被就地免职,镇纪委对其立案审查;浙江温岭市城南镇沙岙村党支部书记张夏友故意隐瞒儿子、儿媳妇、孙女、孙子从疫情暴发地武汉返乡的事实,被免去党支部书记职务,并在全镇范围内通报。

当盛国恒了解到南宁很多市民买不到口罩时,他组织员工在今年大年初一(1月25日)到南宁市民族大道航洋城,给市民免费派发1万个口罩。“很多人看到我们的善举后,加入到捐赠行列。但过程中我们也遭来非议,说我们利用做慈善的机会来给企业做宣传。”盛国恒说。

对各地通报进行具体分析可以看出,无论是对相关人员作出“升职”还是“免职”“撤职”决定,一条重要考量是其在疫情防控期间政治意识、执行力和社会治理能力是否到位。

“中国文化讲究仁、义、礼、智、信,所谓的仁,就是告诉我们每个人要有一个善良的心。我们办企业,除了成就自己和员工之外,应该让企业更有利于社会。”盛国恒说。基于这样的理念,盛国恒一直倡导企业员工要乐于奉献爱心,2019年春节,盛国恒组织一群爱心人士和南宁市80多名孤寡老人、残疾人士一起共吃年夜饭。

“到1月30日,我们公司已经筹集到40万个口罩捐给相关医疗机构。希望所有民企行动起来,千千万万个民企一起奉献爱心,将会筑起‘防疫长城’。”广西南宁市一家民营企业董事长盛国恒1月30日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因上述表现,罗浩被“火线提拔”为天城镇党委委员。当地有人评价,罗浩在疫情面前“好比一座‘诺亚方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