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之后“禁食野味”再引关注禁食范围如何界定

时隔17年、继SARS之后,“禁食野生动物”再次引发关注

【民生视点】禁食野味,我们应该怎么做?

“无论是规模质量还是设计科学的合理性,以及设备的配备都优于或高于‘小汤山’。”中建三局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指挥部总工程师余地华说,火神山医院采用更加先进的技术和高于现有传染病医院的防护隔离标准。

1月23日当晚,中建三局就迅速召集了正在加班的5个建设项目中的1400多名工人,同时广发“英雄帖”。湖北含璋劳务公司总经理付剑平1月24日一大早就带着一辆大巴车上路了,沿着宜昌、荆门、仙桃等地接回工人,又动员周边农村工人结伴而来。“提供一切资源帮助工友上岗,哪怕要我们一个个去接,我也要把他们接来。”负责项目招采工作的韩建英说,他们拨通一个又一个工友和家属的电话,对于工友的担心和顾虑,解释了一遍又一遍。

建筑面积3.39万平方米,可容纳1000张床位。2月2日,武汉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使用,并于次日正式接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

10天建成一所超大型医院,难度可想而知。更何况,正值春节期间,如何调集大量工人?

在工地连续度过了19个春节的中建三局员工蒋桂喜今年好不容易在武汉家中过上团圆年,结果大年三十晚上他又赶到了施工现场,负责项目人员体温测量、保安人员安排管理。“当兵时,我在部队站岗放哨,如今打响疫情防控阻击战,我哨兵蒋桂喜必上前线!”他自豪地说。

从空中俯瞰火神山医院,两栋住院楼整体呈中间医护两边病房的“鱼骨状”布局。以一号病房楼为例,“主鱼骨”是中间的长走道,功能为医护人员通道和办公区域。走道连接“次鱼骨”的9个病房区,站在走道里可步行至任何一间病房。

一边是10天建成的紧迫,另一边是春节期间人力物资的紧缺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科学家、动物学博士孙全辉建议,对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实行全面禁贸,因为从疫病防控的角度看,野生和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都可以传播病毒,都会带来公共卫生风险。“如今,我们完全不需要通过食用野生动物来满足对蛋白质的需求,食用野生动物弊远大于利,应该彻底放弃。”

今日起,本版推出“防控疫情,企业在行动”系列报道,展示我国企业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所作的积极贡献。

时隔17年、继SARS之后,“禁食野生动物”再次引发舆论关注。《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目的在于野生动物尤其是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而非公共安全卫生、防疫,所以禁食本身并非其关注重点。专家建议,应该从公共卫生安全、防疫的高度考虑禁食野生动物问题。

加拿大司法部于2019年3月就孟晚舟引渡案签发授权进行令。此后,孟晚舟在2019年内先后三次在温哥华出庭聆讯。其引渡案正式聆讯将于2020年1月20日正式展开。(完)

目前,对于禁食野生动物,我国实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十条中有明确规定。不过,纳入禁食范围的仅为国家重点保护动物,蝙蝠、鼠类、鸦类等大多数陆生脊椎野生动物包括一些传播疫病高风险物种,并未被列入野生动物保护管理范围。对其猎捕、人工饲养、利用的行为,难以依据这一法规进行管控,它们由此成为传播、扩散疫病的一大隐患。

武汉建工工程管理部的杨帆,除夕当晚就加入了“武汉蔡甸火神山项目物资采购部”,向社会各界求助协调项目部急需的医疗物资。“杨帆热线”被打爆了,他在短短4天接通处理了1700多通电话。

对此,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王岳则建议,一方面,应当在野生动物保护法中明确规定,严格禁止商业利用为目的的驯养繁殖活动,仅允许以科研、保护为目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并且尽早建立商业性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行业及经营主体的退出机制。同时,将以科研、保护为目的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活动纳入行政许可,加强事后监管。另一方面,法律必须对加工和食用野生动物的机构或个人明确相应法律责任。

“相比以往,我们觉得这次建设责任更重,尤其是有亿万网友作为坚强后盾,我们感觉比以往冲劲更足,决心更坚定。”中建三局一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吴红涛说。

“扩大野生动物禁食的范围,应该是毫无疑问的。最为安全的做法是全面禁止野生动物的交易。”金可可表示,“但从立法的层面,还要考虑是否会涉及某些特定群体的生存利益与食品供应安全问题,比如水生野生动物就涉及到渔民的生存利益与国家食品供应安全问题,通常应排除到管制范围之外。至少要采取一种部分禁食的制度,采取负面清单或正面清单模式,以避免损害其他公民的生存利益。”

1月23日,武汉市紧急召开专题会议,决定由中建集团在汉子企业中建三局牵头,武汉建工、武汉市政、汉阳市政等3家企业参与,参照北京“小汤山”模式,在武汉市蔡甸区火速建设一所可容纳1000张床位的医院。

无数企业的迅速驰援犹如雪中送炭。1月24日下午4点,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接到火神山医院项目的输水管道订单后,晚上11点就将108种管件配备齐全、装车待发,25日早晨7点就已经送至施工现场。中建商砼源源不断地为火神山供应混凝土近8000立方米,保证泵车不停摆、混凝土不断档。医院刚一交付,小米集团就捐赠了1750台小米平板电脑、空气净化器和红外体温计等设备。

中建三局武汉市抗肺炎应急工程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陈卫国介绍,凭借建设数十座300米以上摩天大楼经验,项目指挥部迅速完成了增人力、补机械的资源调配。1月24日,95台挖机、160台自卸车,以及160名管理人员、240名工人集结完毕。同日,汉阳市政200余台压路机、推土机也准备就绪。

由于控方须提交更多文件,法庭将在2月或3月再开庭,为今年后续的法庭聆讯设定新的时间表。

采用前沿装配式建筑技术,相比“小汤山”更先进更安全

近年来,对于野生动物是部分禁食还是全面禁食,社会上一直无法达成共识。同时,如何看待和对待人工圈养繁殖的野生动物,也是一个焦点问题。

据统计,目前,我国以供应食品、毛皮、药用原料、科学试验材料等为目的的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种类约有100种,养殖企业及养殖户达50万家(户),从业人员超过100万人,年产值约500亿元。可以说,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产业背后有着巨大的利益链条。因此,全面禁食绕不开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的相关从业人员、企业的去留问题,也意味着不可避免的经济损失。

按时完成建设任务,还得益于联动作战发挥了“1+1>2”的效果。火神山医院工程建设现场指挥长邓伟华表示:“我们要求参建单位高效联动作战,现场成立了武汉城建局、中建三局、分包单位三级指挥作战系统。”各参建单位无缝对接,市政配套单位全天候服务,高压线、燃气管道仅用时一天就改迁完成,为工期高效推进提供保障。

项目物资负责人熊伟介绍,现场物资需求量非常巨大,箱式板房需求量达1600间,混凝土需求达1.4万立方米。火神山医院作为一所治疗传染病的应急医院,还对材料样式有着特殊要求,临时备货型号难以对应。

项目设计总负责人汤群介绍,这种构型让医院能够严格划分污染区和洁净区,实现“双分离”设计:医护人员从中轴的走道进入院区进行检查治疗和看护,患者从病房外周进入院区,实现“医患隔离通道分离”;武汉职工疗养院将作为医护人员住宿区,实现“医疗区和生活区分离”,既能保障医护人员安全,又能有效开展医疗救治工作。

还有不少“工地玫瑰”换上工装,第一时间上“前线”。今年53岁的王晓红是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钢结构专家,她主动要求坐镇现场,通盘协调图纸、技术、物资。负责运输任务的杨宁,娇小的身形却有无穷的能量,共协调了826套集装箱物资运达工地。负责物资清点转运的汤丽华用早已沙哑的嗓音为物资转运“吼”出了一条条通道……

直播镜头见证了火神山这个5万多平方米的施工现场,施工工人从数百人到7500多人,大型机械设备、车辆从300台到上千台……但镜头很难记录下每一名建设者的汗水和大爱。

亿万网友当“监工”,数千名建设者24小时不间断施工

野生动物的禁食范围如何确定、是否有必要全面叫停野味产业,成为当前人们关注的焦点话题。

这样快速建成的医院好不好用?

比如火神山医院建筑总平面图中病房的组成模块是6米长、3米宽的长方形,然而市场上现有的集装箱尺寸长6.055米、宽2.99米,与设计尺寸存在细微差距。这些差距看似只是厘米级,但当几百个集装箱拼接起来后,误差将会达到几米。

1月24日,除夕夜,上百台挖机开始土地平整;25日,大年初一,完成大部分地面平整及碎石铺设、细沙回填;26日,防渗层施工全面展开,开始底板钢筋绑扎;27日,大面开始基础钢筋及混凝土施工,首批箱式集装箱板房吊装搭建;28日,1栋双层病房区钢结构初具规模;29日,板房安装完成20%,水电暖用、机电设备同步作业;30日,集装箱板房进场、改装、吊装快速推进;31日,基础混凝土浇筑全面完成;2月1日,全面展开医疗配套设备安装……

昼夜不停连续施工,加班加点全力保供,组织人员驰援一线,慷慨解囊履行社会责任……连日来,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我国广大企业积极行动起来,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排除万难、冲锋在前,形成防控疫情的强大力量。

据悉,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有关人士表示,已部署启动《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工作。

不过,在一座座超级工程中锤炼出的集装箱“精准定位”深化设计及时解决了问题。中建三局的建设者们以宽边对接缝隙按最小的12毫米控制,长边对接缝隙适当扩大来消除误差,既达到建筑效果,又兼顾了现场实际。

这个春节,不少网友通过网络直播时刻关注着火神山施工现场,并自称“监工”。“监工”最多的时候突破5000万人,加上后来加入的雷神山医院施工直播,最多时在线人数近1亿人。

很快,知音湖畔寒风凛冽的火神山变成了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这是一场与生命赛跑的建设,提前一分钟交工,就多一分胜算。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院长金可可则表示,这个问题还涉及立法目的与视角的转换问题。《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目的在于野生动物尤其是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而非公共安全卫生、防疫,所以禁食本身并非其关注重点。但从公共卫生安全、防疫的角度出发,野生动物的食用以及其他一切利用方式,只要不利于公共卫生安全、防疫的就应予以规制。“应该从公共卫生安全、防疫的高度,从全体公民生命权、健康权保护的高度,考虑禁食野生动物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野生动物非法交易、食用等行为引发舆论关注。前不久,有19名来自全国高校、科研院所的院士、学者联名签字倡议,杜绝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和食用,从源头控制重大公共健康风险……这是时隔17年、继SARS之后,“禁食野生动物”再次掀起舆论声浪。

北京师范大学生态学教授、中国生态学会动物生态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立指出,目前市场上所见的野味物种并不在《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保护名录里,而且很多商家也持有“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使得执法非常困难。“任何商业利用野生动物的行为都会增加人跟动物的密切接触,都会增加公共健康风险,这种代价绝不是一个野生动物产业可以承担的。这也显示出本次全国人大法工委在时隔5年后重新部署启动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目前的市场监管困难,主要是因为野生动物界定困难,合法途径、人工驯养等概念都很模糊,把一些概念搞清楚有助于解决监管问题。”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朱启臻认为,要隔断围绕野生动物产生的猎捕、驯养、贩卖的产业链,就必须从消费端入手,从法律上彻底杜绝食用野生动物的陋习。“应厘清野生动物和人工养殖可食用动物之间的区别。只要有成熟的繁殖技术、明确的种源来源、固定的养殖场所、严格的检疫标准、规范的经营程序,都可纳入家禽家畜范畴食用,而非野生动物。”

中建三局项目资源保障组设计对接负责人李松过年前本已回到贵州铜仁老家,得知火神山医院的建设后主动请缨,驱车10多个小时抵达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成为“最美逆行者”中的一员。

辩方团队表示,如果法庭最终判定执法当局确实滥权,应中止孟晚舟的引渡程序,并将其释放。

春节前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多一张病床,就多一分治病救人的希望!

还有无数家庭全员响应、投入建设。“武汉中雨,昊哥马上就要奔赴施工一线了,帮他准备行李的时候他问我怕不怕,我说不怕,等你回来,加油!”这是中建铁投路桥有限公司华中分公司团总支书记胡洁发的一条朋友圈,语气中充满骄傲,她在中建三局工作的丈夫钟昊大年三十奔赴火神山医院建设一线。3天后,雷神山医院建设集结号吹响,胡洁又给自己收拾了行囊主动前往,负责中建铁投援建队秘书组、后勤组的工作。同在武汉,每天都忙到后半夜的夫妻俩却难以见面,每晚10点借着碰头会前的一点时间发条微信互报平安。

火神山医院在湖泊附近,会不会带来水污染也是公众关心的问题。“火神山医院严格按照《传染病医院建设标准》实施建设,铺设了5万平方米的防渗膜,覆盖整个院区,确保污染物不会渗透到土壤水体中。”汤群回应。(赵展慧)

一些意想不到的困难也接踵而至。施工现场东西地面最高差近10米;现场既有建筑物需要拆除,还有大量清淤工作和鱼塘回填任务;整个项目临水而建,周边只有一条主干道路通往工地,物资交通进出压力巨大;燃气、高压迁改协调量也不小……

随着建设推进,资源、补给还得加强,而春节期间物资供应却很紧张。

能够完成这样的建设奇迹,采用行业最前沿的装配式建筑技术十分关键。据介绍,这两座医院都采用标准化、模块化设计,最大限度地采用成熟的拼装式工业化成品,大幅减少现场作业工作量,实现了效率最大化。

10天10夜,火神山医院飞快地“拔节生长”,块头更大的雷神山医院也将很快交付,建筑面积7.5万平方米,能够提供超过1500张病床。

自1月23日武汉市决定参照北京“小汤山”模式建设火神山医院,到建成交付,仅仅用了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