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张裕解百纳的年夜饭浓浓的中国年味

年夜饭是每个家庭一年中最隆重的一场盛宴。那么,年夜饭该上什么酒呢?

春联是红的,窗花是红的,灯笼是红的,中国结是红的,象征红运当头、红红火火。比如诞生于1931年的张裕解百纳干红,是有史记载的中国第一瓶干红,截至2019年2月的全球销量累计突破5.32亿瓶,瑞士《葡萄酒行家》(WEINWISSER)主编勒内•加布里埃尔曾经这样评价张裕解百纳:“中等深宝石红,酒液中心颜色很深,辛辣的酒香,非常成熟的李子和干丁香的香气夹杂着烟熏味。很酷蛇龙珠品种的香气,以及淡淡的桉树、黑醋栗和灌木丛的气息。丰沛的口感,非常可口。令人愉悦的单宁,芳香的余韵。这款杰出的中国红酒表明,即使是大规模生产的葡萄酒也可以物超所值。”

据了解,最新推出的第九代张裕解百纳包括特选级、珍藏级、大师级三款产品,对酿酒原料质量的把控更为严格——葡萄树龄至少8年以上,亩产量控制在800kg以内,选用225升法国橡木桶进行陈酿,陈酿时间分别为:大师级18个月、珍藏级12个月、特选级9个月。因此,特选级果香浓郁,珍藏级陈酿香突出、回味甘美,大师级更加醇厚平衡。

德国侍酒大师方克•卡默曾多次到访中国,对中国美食与美酒的搭配具有浓厚研究兴趣,他认为:“像第九代张裕解百纳特选级,果香很浓郁,还带有一丝辛辣香气,能够很好地中和火锅中的辣味,并增加更多丰富的风味。”

英国著名酒评家罗伯特•约瑟夫认为:“张裕解百纳作为一种干红,是羊肉和牛肉等红肉的经典搭配。同时,由于这款干红酒体轻盈、单宁柔顺,也可以和谐地搭配海鲜。”

目前,张裕解百纳已进入全球30个国家,在欧洲5000多家卖场有售。据报道,在英国权威酒类贸易专业媒体《Drinks Business》主办的“2019年全球畅销葡萄酒品牌盲品赛”上,张裕解百纳以优异的成绩入选TOP 5之列。2019年7月,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布的“亚洲至尊品牌奖”榜单上,张裕解百纳被评为“亚洲葡萄酒品牌TOP 1”。

该研究表明,在Vero E6细胞上,瑞得西韦(Remdesivir,GS-5734)对2019-nCoV的半数有效浓度EC50=0.77 uM(微摩尔每升),选择指数SI大于129;磷酸氯喹(Chloroquine)的EC50=1.13 uM,SI大于88,说明上述两种药物在细胞水平上能有效抑制2019-nCoV的感染,其在人体上的作用还有待临床验证。

佳肴相伴,美酒助兴。世界再大,大不过一顿团团圆圆、红红火火的年夜饭!

武汉病毒所王曼丽研究员、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曹瑞源副研究员、武汉病毒所张磊砢副研究员、杨兴娄副研究员为该论文共同第一作者,武汉病毒所肖庚富研究员、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钟武研究员和武汉病毒所胡志红研究员为共同通讯作者,刘佳、徐明月、石正丽等为共同作者。参加该项目研究的还有武汉病毒所的汪习、吴妍、尚卫娟、张环宇、李玉凤、胡恒睿、姜夏铭、孙源等。该工作得到国家病毒资源库和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的大力支持,以及“重大新药创制”国家科技重大专项(2018ZX0971100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群体项目(31621061)和湖北省2019新型肺炎应急科技攻关研究项目的资助。

张裕解百纳干红的主要酿酒葡萄品种是蛇龙珠。江南大学生物工程学院进行的“蛇龙珠葡萄特征香气成分的确定及对葡萄酒风味的影响研究”表明:在蛇龙珠中检出构成葡萄酒品种香气重要成分的萜烯类化合物多达26种,而赤霞珠只含17种、梅洛只含16种、品丽珠只含15种,这就揭示了以蛇龙珠为主要原料的张裕解百纳干红香气丰美、品质优异的奥秘。

药物对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体外抗病毒活性测试

西班牙顶级火腿大师弗洛伦西奥•桑奇德里安曾在第二个“世界蛇龙珠日”庆祝活动上表示:“用蛇龙珠酿造的张裕解百纳非常特别,它的单宁很柔和,充沛的黑色水果味道与口感细腻、香气浓郁的西班牙火腿搭配堪称完美。”

瑞得西韦(Remdesivir,GS-5734)是核苷类似物,目前在刚果(金)开展治疗埃博拉出血热的Ⅱ和Ⅲ期临床研究。磷酸氯喹(Chloroquine)于上个世纪40年代起用于治疗疟疾,后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等。上述两种药物在细胞水平上有效抑制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初步结果此前已通过多种形式向国家和省市相关部门报告。为服务于疫情防控,合作双方单位联合声明:在上述具有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作用的药物中,我们对于国内已经上市并能够完全实现自主供应的药物磷酸氯喹,不申请相关专利,以鼓励相关企业参与疫情防控的积极性;对在我国尚未上市,且具有知识产权壁垒的药物瑞得西韦,我们依据国际惯例,从保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在1月21日申报了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并将通过PCT(专利合作协定)途径进入全球主要国家。如果国外相关企业有意向为我国疫情防控做出贡献,我们双方一致同意在国家需要的情况下,暂不要求实施专利所主张的权利,希望和国外制药公司共同协作为疫情防控尽绵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