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小哥送牛肉汤给陌生老人网友不是一般的酷

他视工作为生命里的光,他养狗,他还雕刻草莓  一碗牛肉汤牵出的快递小哥不是一般的酷

一份送给大桥边陌生老人的牛肉汤,让杭州很多人认识了快递小哥胡铭君。26岁的胡铭君在网上“红”了。

胡铭君不知道越过一个个山丘,是否一定有风景等候。但他仍然觉得,眼下的他,工作中的他,是快乐的。

“以后路上的车渐渐多起来,我绝不会再心烦意乱,因为那就意味着疫情正在慢慢远去,我们的生活正在恢复正常。”张超说道。(完)

胡铭君大专读的物流管理专业,做快递这行算是对口了。做菜鸟驿站半年,他对小店做了很多改造,比如原先的货架并排几列,空间局促。他调整了货架,全部靠墙,中间架子竖起来摆,空间一下子敞亮了。

“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工作是我的全部、我的太阳、我的光!我心里只有工作,我就是爱工作,别叫我停下来,好好工作天天向上,血液里流淌着工作的激情……”现实中,胡铭君话不多,朋友圈里的他倒活泼多了。

工作是太阳、是忙里偷闲雕个草莓

胡铭君最想做的事,有点浪漫——他开了一个叫蜗牛慢递的淘宝店,2年接了100多笔单子。

仅绍兴市柯桥区,就准备了40台红外热成像测温仪。在永嘉县实验中学,校门口准备设三个通道,配置两台红外线测温仪,在舟山普陀,也有多所学校安装热成像测温仪。

他相信,越过山丘会有风景在等待

他又观察到,有些人找快递很迷惘,就手绘货架指引图、取件码解析图,打印后用大号的蓝红色字体标注在货架上,大大方便了大家。“我的梦想是24小时上班。”这些解析图出炉的时候,他发了一条朋友圈。流程再造,节省人力,提高效率——胡铭君觉得,那是他的专业在发挥作用。

走进校门,这几天不少学校都在进行校园内的消杀。

“唉,我现在最想见的就是家门口火锅店的服务员。”一个月的假期把苏德生生逼成了大厨,宅在家的她已经学会了做凉皮、肉夹馍和烤蛋糕,火锅也吃了好几回。即使这样,她仍心心念念着楼下火锅店的招牌番茄锅底和热情的服务员。“不一样,在家怎么吃,都跟店里不一样。”

胡铭君租了个30多平米的小公寓,月租金2500多元;他养了一条狗,取名“奶茶”,给它准备了少女粉的毯子。夜深人静,是胡铭君的学习时间。

同济大学浙江学院校长董琦说:“我们现在把它学习演练视频让师生进行培训,了解防控措施,为开学做好准备,在前期排摸的基础上把很多事情落到细处。”

奉化水鹰户外应急救援队队长蒋挺向记者介绍,进行全方位系统性的消杀,主要采用的是全进口的消毒药水,对身体没有任何的伤害。

近期内蒙古虽然有大部分企业和工厂陆续复工复产,但是马路上依旧没有恢复往日的生机。

总是忙着忙着忘记喝水,不过,他记得忙里偷闲吃盒草莓。吃完了,他还有心情来雕刻时光,草莓小天鹅、草莓玫瑰花很可爱——在认识胡铭君的人眼里,他就是这么一个善良有趣又有点皮的人。

“就是想让老人吃得热乎些。” 胡铭君想,那样一个寒夜里,也许在冒着热气和香气的牛肉粉丝汤里,老人可以找到家的温暖和味道——就像他在出租小屋里,给自己做的每顿晚饭一样。

“那是一封写给未来的信。”卖家寄过来信,胡铭君负责封印寄出,最短一年长则十年。有个下单的女孩,和男生分手后写了封长信,指定要1年后,再寄给自己。一年寄出的信收15元,十年寄出的信收80元。没钱做推广,他的蜗牛慢递店每月只有零星几单生意。但胡铭君也不急。木心《从前慢》里的意境,是他向往的。他觉得,为这种古老浪漫的情感方式买单的人,会越来越多。

有人给他发微信:您太酷了。胡铭君俏皮地回:一般般酷。

钱清镇中心小学镇南路校区总务主任林立宪说:“耳温枪准确度可能准确度也没这个高,当时我们就很担心,孩子进校速度会比较慢,有了这套测温仪之后 我们的速度就能加快很多。”

他相信,今天,一定会和昨天不同。

为排查死角,不少学校也开展了疫情防控模拟演练,在嘉兴,同济大学浙江学院30名教职工模拟了师生入校健康监测、应急供餐方式、发现疑似病例如何迅速处置等场景。

胡铭君没想过会红——事实上,看到寒夜桥头那个老人的某个瞬间,他想到了自己。

异乡闯荡打拼,胡铭君并没觉得辛苦。只是,和家人围坐吃饭的温暖,餐桌上飘出的饭香,变得遥不可及。于是,他学会了做饭,感受家的味道——他把做饭看成给自己的生活仪式感和家的慰藉。

在开化县职教中心,县民安公益救援中心工作人员正骑着平衡车,背着消毒液,手握喷雾机,快速地穿梭在各个教室。在奉化奉港中学,水鹰救援队队员身穿防护服,戴着防护口罩、护目镜,携带专业喷洒设备帮助学校消毒。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怀念’堵车的日子。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每天路上空荡荡的,虽然平常40几分钟的上班路程现在能缩短一半,但是我却心烦意乱。”近日开始恢复上班的内蒙古小伙张超告诉记者。

浙江警察学院滨江校区菜鸟驿站是一个40平米的简易房。三三两两的学生进进出出,拿快递、寄快递、说笑。胡铭君站在台子后面,个子不高,穿了件灰白毛衣,话不多。扫码,上架,理货,手脚不停。

“原来上班的时候会有被束缚的感觉,渴望有更多的个人时间。经过这次疫情,才发现原来能按时上班下班、忙碌的工作,以及能跟同事面对面微笑着打招呼是那么简单却幸福的事。所有的安全感是来自一种带着烟火气的秩序,所以以后要更加好好善待我的单位。”从外地回到呼和浩特的张雅结束了14天的隔离,最近准备重返工作岗位的她有点兴奋。“不是工作需要我,是我需要工作。”

在绍兴柯桥区钱清镇中心小学,工作人员正在现在安装调试红外线测温仪,通过红外线测温仪,师生一进校门就能清晰地显示出人体温度。

看到老人的时候,他想到了自己

早上9点开门,晚上7点打烊,再去公司发货,晚上9点能吃上饭,没有休息日。一天工作至少12个小时。这就是胡铭君的节奏。入夜,没有空调的房子很冷,胡铭君麻利地打好包,坐下来吃外卖,那是最放松的时候。

胡铭君一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月收入七八千。他感激这份工作,这是他在城市立足生存的根本,是他可以继续梦想的支撑。

遇上老人,就在他下班买菜的路上。看到冬夜雨里瑟瑟发抖的老人,他也没多想,就纯粹想帮一下——帮一个和自己一样漂在异乡的人。下单的时候,他很贴心地加了备注:“不要辣不要香菜,牛肉煮烂点,外卖小哥送到后,帮忙把粉丝加到汤里面。”

“逛超市是我们老年人的乐趣,以前嫌超市里排队付账麻烦,总是挑年轻人们上班的时间去超市,在家抗‘疫’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真的太‘怀念’超市里熙熙攘攘的感觉了,感觉大家都能平安无事真好。”今年74岁的张文告诉记者。

2020年春节以来,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全中国的节奏,近日随着各地陆续复工复产,对于许多上班族们来说,许多以前的“无感”的情节,变成了如今期盼。

他在上视频辅导课,明年打算参加教师资格证考试。“以后想当个老师,我数学不错”。上网课之前,胡铭君自学韩语。学校经常遇见留学生,他想着多学一门外语总是好的,于是买了教材结合网上的视频自学——学习,是他认为的必要开支。

今年26岁,老家安徽黄山。从浙江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大专毕业到现在4年,胡铭君去过上海、河南、杭州,做了4份工作,创业2次,做过客服和网点管理、和人合伙开过网上超市也开过实体超市,最后他回到杭州打拼,因为“这是个美丽的城市”。

抛开这份浪漫,胡铭君也面对着很现实的问题:他的父亲在老家务农,母亲在上海做家政。今年,老家造房子需要他拿钱回去,二三十万元吧,“今年挣的肯定不够,那就明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