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州首例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中新网长沙2月2日电 (通讯员 张军刘润)2月2日上午,由湖南龙山县人民医院救治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出院。这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首例治愈出院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

1月21日,从武汉回到龙山的邱某某出现发热、干咳、头疼等症状,经省、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核酸检测后,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每天上午10点左右,各学科完成全部患者前一日病情回顾及治疗计划讨论后,王波就带领着大家穿好防护服,戴好护目镜,通过层层安全屏障走进隔离病房,逐一查看30余名患者,根据床旁信息进一步调整治疗方案。当他们完成手中的工作,走出污染区,逐层褪去厚重的防护服时,额头、鼻梁、脸颊都是深深的压痕,而后背则早已被汗水湿透。

该项目的运作机制是针对母亲无母乳等情况,在对其他母亲捐献的母乳进行杀菌处理后,必要时提供给新生儿。目前日本国内唯一一处“母乳银行”设在位于东京都江东区的昭和大学江东丰洲医院。

华西医院历史上最大规模出征:这个科室占了近4成

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救治患者。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供图

降低患者转运风险此时成为重中之重。康焰组建紧急转运小组并明确任务:医生负责整体病情和转运风险评估,呼吸治疗师负责呼吸治疗方案的调整,护理人员协助转运、保证静脉通路畅通。

“感谢龙山县人民医院感染科的所有医生护士,我今天已经痊愈了,可以出院了。”手捧鲜花、走出病房的邱某某激动地说,希望其他患者要相信政府、相信医院,积极配合治疗,一定会好起来的。(完)

作为救治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最后一道防线,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医务人员坚守在每一条战线。在武汉前线,他们将自己医治的一半重症患者救治成功,转送到了轻症患者收治点;在成都公卫中心,他们因地制宜,建立“华西模式”——重症快速反应团队。这是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队伍,这是一群与死神“抢命”的人。(完)

2月6日,在四川省医疗救治组专家组常务副组长梁宗安带领下,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王波、护师王春燕等与其它华西专家支援成都公卫中心。

13时18分,驻守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的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康焰回复:“23病区可以接收。”然而一趟从16病区到23病区的转运需至少15分钟,对于转运小组和患者来说,这是一道“生死线”,患者随时可能出现氧合下降、心跳骤停。

2月7日,130人的华西医院第三支援湖北医疗队驰援武汉,这是华西医院历史上应对国家重大突发公共事件一次性派出的最大规模医疗队。其中,重症医学科占49人,医生6人,呼吸治疗师2人,护士41人,占整个队伍的4成。

昭和大学儿科教授水野克己表示,“有些生命依靠捐献母乳能够得救,应在切实制定运用标准后向全国推广。”

在先后二次病毒核酸复查结果均为阴性后,经州县专家组会诊,患者符合国家卫生健康委第四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的确诊病例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

一位医护人员先到电梯旁,将电梯锁定在7楼。随后,转运小组缓慢平稳地把病床推出病房,患者身上带着转运呼吸机,氧气钢瓶、连接着监护仪,还有所有急救物资。进入电梯后,紧急转运小组三人时刻紧盯呼吸机工作状态、监护仪上的生命体征。

时间再回到1月25日大年初一,华西医院第一批援湖北医疗队出发,重症医学科6名队员随队出征;2月2日,医院第二批援湖北医疗队出发,重症医学科7名队员再战武汉。

成都公卫中心:华西模式下的“一人一方案,精准施治”

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转运患者。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供图

据介绍,由于身体脏器发育不完全,新生儿面临各种疾病风险,特别是“坏死性肠炎”,有数据显示,超低出生体重的婴儿一旦患该病,死亡率超过五成。据悉,与奶粉相比,母乳能够降低患上该病的风险。

“因为推着病床,病人身上带着很多仪器,所以我们不能走快,只能缓缓行。”赖巍说,用了差不多20分钟时间,才穿过这条从7楼到14楼的“生死线”,成功完成转运。如今,这位被“川军”带着穿越生死线的重症患者已经成功拔管。

报道称,整个项目将从2020年度起开展为期约3年的医学效果与卫生标准调查研究,预计每年度将投入预算约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4万元)。

然而紧急转运小组抵达16病区才发现,患者情况非常不乐观:尽管已经给予面罩吸氧,但氧合依然不能维持,氧饱和度下降至40%至50%,患者随时有心跳骤停的可能。

紧急转运小组当机立断,在16病区行快速顺序诱导插管,待患者病情稳定后再转入23病区。麻醉医生从给药到气管插管一气呵成,60秒完成气管插管,插管后对患者用有创呼吸机治疗。大概1小时后,患者情况逐渐稳定下来,转运立刻开始。

紧急转运小组成员之一赖巍回忆,转运过程中一旦病人病情发生变化,或者出现机械故障,都会非常麻烦,“因为转运过程中携带的抢救设备和药品相对来说都不是很充分。”

今后,厚劳省将开展调查研究,推进捐献母乳的医学效果验证、对婴儿的追踪调查以及卫生标准的制定等工作。据预估数据,今后日本对“母乳银行”的年需求婴儿数约为3000至5000人。

入院后,龙山县人民医院成立了由呼吸内科、重症医学科、感染内科组成的救治专家小组,在医护团队的精心诊治和护理下,患者病情不断好转,体温恢复正常六天,咳嗽等症状消失,肺部病灶明显吸收。

武汉前线:他们带危重患者穿越“生死线”

“一人一方案,精准施治,这是我们的救治原则。”王波说,重症、危重症患者的病情变化进程快,必须随时关注、调整,有的患者某项治疗措施一天就需要调整10多次,直到患者器官功能状态达到最优化。

除了驰援武汉,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还有一支队伍的战场在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目前重症医学科一共外派76人,其中医生8人,呼吸治疗师8人,护理60人。

2月20日12时57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16病区的医生突然发出紧急求援:病区有位47岁的新冠肺炎患者入院后病情持续加重,需要气管插管行有创呼吸机治疗。而16病区由肾脏内科医生和护理人员组成,没有重症医生,也没有收治气管插管患者的条件。

在3位医生、1位呼吸治疗师、3位护士的协助下以及麻醉医师全程护送下,一行人推着病床缓慢行进。

据了解,在长期经验的积累下,华西医院组建了重症快速反应团队,有一套成熟的系统和机制。进驻成都公卫中心后,王波把这套“华西模式”引入公卫中心,推进精准筛查、分类诊疗,“结合新冠肺炎的特点,我们已经对相关机制进行了修订,目前运行良好,效果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