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因“非典”结缘双警夫妻再次共上抗疫一线

晚上9点多,资阳交警支队秩序与事故预防处理大队民警王磊,在复核完一起肇事逃逸后顶包的交通事故后,匆匆赶到办公室。正用键盘敲字时,旁边的电话响起,他看了一眼,接通了女儿的又一次来电。

“爸爸,你什么时间回家?我等你吃饭呢……”“快了、快了,我忙完工作马上回来。”挂断电话,王磊继续工作。当晚,他到家时已是深夜,女儿早已蜷缩在沙发上睡着。

疫情结束后带女儿去北京

少儿编程赛道仍存在3大痛点

李天驰:中国科协举办的全国青少年创意编程与智能设计大赛,中央电教馆举办的全国中小学生电脑制作活动,还有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举办的NOC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大赛,这三个国赛是国内比较公认的,同时支持编程猫的软件。

有关当前形势下特区政府的纾困措施,林郑月娥应询介绍,特区政府从今年8月开始,有针对性地做了四轮纾困措施,特别是面向一些有困难的家庭和中小企业。她表示,这个工作将持续至香港经济回到正轨,希望能做到撑企业、保就业,将失业率转坏的情况减到最低。

“当时确实没办法,我老婆也是警察,也在上班。”2月20日,谈起抗疫期间这段略显心酸的经历,王磊却很坦然。在2003年抗击“非典”时,他与张英相识、相知、相爱,并最终结为夫妻。而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战役打响后,王磊与张英响应上级号召,双双奔赴抗疫一线。

17年间,王磊的工作从巡警支队到秩序与事故预防处理大队,而张英也从派出所到拘戒所。谈起这段“非典”时期的缘分,王磊直言很幸运。而当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这份经历对他来说又是一种神圣的责任,“使命的召唤吧,我有义务冲在前面。”

Q:少儿编程领域有没有形成类似雅思、托福的行业考试及标准?

李天驰:疫情确实给在线教育带来了很大的流量和红利,编程猫线上用户量有5倍左右的增长,但我不觉得这次疫情对编程教育有特别大的推动,因为编程教育的公开课一直都存在,家长听完公开课到领取课程这个过程,只有20%的转化。编程教育推动主要来源于政策推动方面。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远扬

围绕香港参与“一带一路”,她指出,过去几年,香港参与“一带一路”还不够,现正努力推动香港企业与内地企业一起走出去。

以下为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采访实录(在不改变受访人愿意的情况,内容有所删减):

“女儿一直想去北京,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里转一转。”对于未来,王磊也有着自己的打算,他计划等女儿小学毕业时,一家人到北京旅游,既是完成女儿的心愿,也是补偿自己作为一名父亲的“亏欠”。

当日晚间,林郑月娥在媒体见面会上表示,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即将过去的这一年,是香港回归祖国以来局面最为严峻复杂的一年。她表示,非常感谢领导人充分肯定特区政府为维护社会稳定所做的工作,以及在这个困难的时刻推出一系列措施来扶助企业、纾解民困。

这个阶段是编程公司进入公校重要政策窗口期。但此时就公立校本身需求来说,公校的需求并不是以教材等内容为主,而是需要提供工具上的帮助,所以我认为编程工具是切入公立校市场的一个核心抓手。通过编程猫的编程工具,我们在这阶段把编程猫的品牌更高效带到小学生人群里中。在校内业务的商业化种,主要是以政府和学校的集中采购为主。

在线下、线上业务方面,2018年开始,随着K12校外培训政策趋严,少儿编程成为线下培训市场新的出口,编程猫以“合作共赢”为目的,采取以“不占股,不控制,严把关,多帮忙”为核心的模式,快速占领了这块市场。但不能将线下业务和线上业务看做孤岛。从我们在厦门、福州、东莞、佛山、宁波、金华几个城市线下门店的转化看,我们单店数量达到8个店以上的城市,我们的C端转化率更高。我们已经提出了校内、校外和线上、线下两个关键词,但这些模式不是单点发展,而是互相流动的,一旦流动起来,整个网络效应会非常强。

品质主要有4个方面,第一工具是否好用;第二内容是否详实让孩子喜欢;第三老师教学水平怎么样;第四服务质量怎么样。这些都非常重要,每个环节之间形成一张网络,这四个环节是互相流动的。

第二阶段是2015年-2016年,这一阶段其实是产品从0到1的阶段。这一阶段,我们推出了自己的产品,图形化编程平台——源码编辑器1.0。此外,我们研发了自己整套的编程体系,研究编程应该怎么学,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教,扩展自己的产品线。

李天驰:这5年对编程猫来说主要分为三大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是2015年之前,那时候国内少儿编程领域算是尚未开发的处女地。少儿编程教什么、怎么教等基础问题在2015之前没有大规模的具体实践,更多的停留在学术的研讨以及个别小规模实践中。在这个阶段,我们主要探索编程教育要用什么样的工具、用什么样的内容来展开,课程最后我们需要提升孩子那些能力,能给家长那些结果等问题。

女儿总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编程猫成立于2015年3月,当年 10月编程猫图形化编程平台上线。上线以来,编程猫采用 “工具+课程+平台”的教育模式,覆盖 C 端和 B 端用户。截止2019年9月,公司积累用户数量达3147万,入驻海内外公立校超过11500多所。从创办至今,编程猫共经历9轮融资,累计融资10亿元。

疫情发生后,妻子也需要值班,每当女儿打来电话告知家里情况、询问爸妈什么时间能回家时,王磊内心的亏欠感愈发强烈,但他还是会平静地安慰女儿:“快了、快了,爸爸忙完单位的工作马上回来。”不过女儿毕竟已经12岁,有时也会忍不住小声责怪。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据了解,疫情防控期间,王磊和雁江交警大队的同事在路面防疫防控执勤岗位上,日均检查引导车辆300余辆,处置各类事故10余起,上传下达各类信息100余条。

采访结束时,王磊一直强调其实还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双警”家庭,他们只是尽了一名警察的义务,谈不上伟大,只希望疫情早日结束。

Q:这次疫情期间很多在线教育公司都推出免费课,这对于之前没有接触过编程的家长来说可能是普及,是启蒙。您觉得在这次疫情之后有没有可能增加中国编程对家长的渗透率?

“她运气其实很‘差’。”王磊说,2007年11月女儿出生,6个月后遇到了“5·12”汶川地震。那时,他转岗至事故处理,每天需要跑现场,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出去50-60次。女儿白天只好由爷爷奶奶照看,晚上妻子下班后又接回来。“从小到大,我基本没怎么照顾过她,感觉很亏欠。”

“对于新冠肺炎疫情,在防控方面我比较有经验。”2003年“非典”,王磊当时是资阳市巡警支队民警,疫情发生后,他成为资阳第一批也是唯一一批在高速卡口隔离点执勤的4名民警之一。“当时去还是有点担心,单位还给我们买了保险。”

与妻子并肩在抗疫一线

17年前的“非典”与妻子结缘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情人”,而王磊却觉得自己并不是一名合格的父亲。

关于香港警队工作,林郑月娥表示,香港的警队一向以文明克制享誉国际,他们在持续六个月的社会动荡中,面对数百场暴力事件,都做到了按照法律及警队内部要求来执法。

王磊更担心的是怕女儿无人辅导成绩会下滑。“平时成绩都在全班前十名,但想读好一点的初中,必须更努力。”好在2月16日,张英完成第一轮15天勤务回家轮休,也让王磊吃了颗定心丸。

李天驰:从2015年到2017年,再到现在,国内编程产业在资本的助力下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因为有这些资本的介入和加持,才带来了编程赛道的产业化。其实编程赛道和其他教育赛道一样,你提供的服务不好、体验不好,用户也不会来。总体来说,就是品质和品牌不好,你在这个过冲中就会被迭代和竞争掉。所以真正重要的问题还是品质的标品化。

在校外业务这块,我们先后尝试了录播课、1对1、大班课、小班课、线上线下等方式。我们录播课产品叫小火箭,小班课我们用的是Octopus系统。

在校内业务方面,我们在创办之初建立工具和社区后,就发现了不少公校业务的需求。2015年底时,就有枣庄、淄博、安阳、郑州等地区的学校老师相继来我们的论坛上留言,询问能不能把我们的内容应用到教学当中。2017年7月国务院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在中小学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此后,公立校的编程教育开始提上日程。比如,山东省在新版的小学六年级信息技术课程的教材中,加入了Python相关的内容。

而恰恰是这次执勤,让王磊与当时在派出所工作的张英认识。“当时相当于我是在前线,她在后方,有时间就会给我送吃的、穿的,感觉很暖心。”王磊说,也正是从那时起,两人相识、相知、相爱,并最终结为夫妻,2007年,可爱的女儿出生。

李天驰:对于STEAM行业来说,疫情只不过是把正常的市场周期加速了,还是要利用先进的科技和数字化的手段来提升企业的生产力。我个人认为没有办法利用科技增加企业效率的企业,无论做什么,都会最终走下坡路的。反而能充分的利用数字化、AI、科技优势的企业会快速发展,这次疫情只是给大家一个放大镜去看清楚这个趋势而已。

第三阶段是2016之后,我们进入商业化的阶段。从2017年到2018年,我们在商业化做了不下100种尝试,其中比较成功的商业模式,总结起来主要是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校内、校外,一个是线上、线下。

Q:能否总结性回顾编程猫发展至今的几个重要阶段,以及每个阶段的重心都是什么?

而王磊女儿正处于小学升学阶段,家中老人又长年行动不便需人照料。为保证抗疫工作不受影响,不增加家庭压力和负担,王磊每天早早起床做好饭菜,给女儿交代好学习和生活事项后,便急匆匆赶回岗位。“一般是弄一些‘硬菜’。”王磊笑道,女儿很懂事,中午吃过饭后都会把碗筷洗好。

Q:相对于美国的少儿编程市场,中国起步较晚,现在国内编程的教学逻辑、教学内容、老师水平是否已经标准化?

李天驰:目前还没有。我觉得标准最重要的是它的权威和可依赖性,这包括其中的学术性和权威性。2019年10月25日,我们联合清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推出《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解决目前青少年编程教育培训领域尤其课外培训领域,阶梯型目标指引缺乏、培训内容良莠不齐、课程设计体系缺乏等问题,通过规范教学内容引领行业按照符合青少年学生认知规律、知识和能力兼顾、计算思维和创造思维并重的路线良性有序发展。有了学生学习的标准然后才有老师教的标准,在老师教学的标准方面,我们正在跟中科协探讨制定。

目前,少儿编程赛道商业模式、课程体系、运营方式尚处于探索发展阶段,仍存在师资储备不足、课程内容同质化严重、教学效果没有统一标准、难以规模化盈利等行业难题。公司要想成为少儿编赛道头部企业,需要在产品打磨、课程体系完善、教学品质和品牌方面建立长线壁垒。

疫情当前,警察不退!这是在资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驻地写着的一句话。

作为交警支队事故预防处理业务的直接责任人和基层驻点下派民警,疫情发生后,王磊一方面要承担支队事故预防、复核、处置和群众接访等业务工作,另一方面要参与基层大队的路面抗疫勤务。而妻子张英所在的资阳市公安局拘戒所实施全封闭式管理,为减少人员流动,实行15天一轮班勤务,吃住全在单位。“虽然工作地点、内容不一样,但都是抗疫一线。”王磊说。

2月20日,当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资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见到王磊时,他正在忙着整理一份疫情期间道路交通事故快处快赔工作实施方案。“主要是为方便群众,推进事故定点快速处理和网上无接触快速处理相结合的新举措。”

两大关键词:线上线下、校内校外

Q:少儿编程领域有哪些大家比较公认的赛事?

Q:这次疫情对整个STEAM行业有哪些影响?您有哪些预判?

林郑月娥说,中央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了工业园区、经济园区等,使香港企业也能在这些园区内发展,相信参与“一带一路”能为香港企业带来更多机遇。她表示,这也是在止暴制乱基础上、香港经济恢复正轨的过程中,需要加大力度去做的。(完)

疫情对编程教育没有特别大的推动

林郑月娥说,习主席特别重申在巴西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11次会晤期间发表的讲话,表明了中央对香港局势的基本立场和态度。林郑月娥表示,习主席在坚定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的同时,也坚定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希望社会各界人士能够团结一致,共同推动香港发展重回正轨。